TOP

【專訪】所以我停下來:那我懂你意思了

by BLOW - March 15, 2015, 5:41 p.m.

我跟很多人一樣,開始留意「那我懂你意思了」這個樂團,是經由〈所以我停下來〉這首歌和這支 MV。

這首歌以一種輕快的搖滾旋律,傳達肆意的無奈,「所以我停下來 然後雙手打開 轉一圈確定自己還存在 然後再跳起來 把意識擺一擺 我需要你確定我的存在...」

非常有趣的自我對話,連歌名都有按下暫停鍵的動作節拍。

這支 MV 的影像也有跳脫一般故事的傳統,訴求一種「正妹打架,正妹搶男友,正妹就是什麼都可以做」的姿態,引起高度關注,至今在 Youtube 已經突兩百六十多萬的點擊率。

就一支 MV 而言,如此的數字非常驚人。就一個新生樂團來說,這樣的數字更是創下紀錄。

iguband_01

團員由左至右:鼓手 大爆/keyboard 趙謬/主唱 & 吉他 修澤/貝斯 小雞

「網路最夯的獨立樂團」,「那我懂你意思了」是這樣被標注著。

酷暑的黃昏,我來到他們位於太原路的排練室,他們四人分別坐在兩張沙發上,安靜的等我發問。我想起之前去音樂花房聽他們演出,台上的他們默默的表演,默默的說話,沈浸在他們的音樂世界,但話語又表露對社會事件的關懷。

現在的我和他們對坐著,我以為空氣會彌漫著某種凝結感,但其實他們還滿能幽幽道來,不吵雜,不搶話,不世故。誰都不想突出。

這個團體如此低調,那支 MV 那麼高調,我很快連結兩者的衝突。網路傳言「那我懂你意思了」並不喜歡〈所以我停下來〉的 MV,我不覺得這是個話題,但很想瞭解團員們心裡的衝擊感受。事實上,這 MV 從製作到完成,是一個甄選活動的結果,團員們自己也是後來上 Youtube 才看到成果。

貝斯手小雞先說了,「這 MV 讓我們引起這麼多人的注意,沒什麼不好啊。它的剪接,編排都很有流動感,正妹打架,又是附中的正妹,誰不想看?只是這 MV 跟我們樂團本質無關。」鼓手大爆話不多,他認真說出,「我是覺得滿怪的。」

主唱修澤是「那我懂你意思了」的靈魂人物,詞曲創作者,他坦言,「這 MV 把歌曲導向錯誤的方向,我最初看了很生氣,還不准朋友看。它的技術層面是很好,但跟我的歌沒關係。」

在「所以我停下來」這首歌暴紅之前,「那我懂你意思了」是個悄悄耕耘,悄悄分享作品的團體,他們和歌迷互動是溫馨的,溫和的,這是他們散發的樂團性格,也是他們秉持的音樂風格。

iguband_02

主唱修澤透過文字,在 StreetVoice 平台上表達自己對事件的想法。

「這支 MV 出來之後,我們臉書粉絲團突然爆增一萬多人,我會有疑問:這是真的嗎?他們喜歡的是這支 MV 還是我們的歌?這一切好像都失控了。我很困惑,非常困惑。」修澤這麼說著。在一夕之間、始料未及之下知名度大開,「那我懂你意思了」有質疑,有擔心,但他們還是如往常一般的低調,還是不想把自己搞大,還是不想承受光環。

這四個團員之中,修澤無疑是重心主角,常常綁著小馬尾的他,背著書包,很像走在東京下北澤街頭的年輕人,看似沒有目的,但也不盲從。他寫的歌總是淡淡的,他的鼻音總是很濃,像個大男孩訴說著生活的種種小事,投射出細微的心情塵埃,「怎麼都沒有了」、「原諒我不明白你的悲傷」、「很幼稚嗎」、 「突然的日常生活」,這種呢喃自語的敘事方式,很坦然真實,就像每個人夜深人靜時的自我告白。

「不張揚」是這個團體的本質。為了演出,站在舞台中央的修澤不得不「練習說話」,「我真的是一個不會講話的人,但至少我有進步了。」相較於修澤,其他團員的「社交性格」也不怎麼開闊。

大爆想表演,但又不想受矚目,於是打鼓戴墨鏡成了他的防衛模式。小雞放棄了在新加坡當老師的鐵飯碗工作,貝斯彈得認真,但要他說話,他一定是躲在三個團員之後。樂團唯一的女生小歪,去年七月才加入,她笑說身為鍵盤手兼綜藝咖,她剛開始還會無厘頭的在台上來幾句對話,後來發現團員反應很冷,台下也沒回應,於是默默的約束自己,做好自己事情就好,不必搞笑。

「那我懂你意思了」一周練團兩次,一次三小時,團員們密集的合作,默契愈來愈純熟,演出的場次也愈見頻繁。他們喜歡小型的場次,因為人與人之間的交流很真實確定。問他們經歷過台下很少人的狀況嗎?團員們一派輕鬆,「有啊,有一次在野外唱,台下只有兩個人,修澤還跟後面的牛打招呼勒。還有一次台下半個人都沒有,可能是那天入場費太高吧。」結果呢?「結果就是照唱,沒差啊。」

台灣樂團很喜歡營造一種「夢想實踐」的氛圍,強調熱情熱力熱血還加上灑狗血。這對於「那我懂你意思了」而言,是另一個世界的人做的事情。修澤說:「我最討厭聽到理想抱負這種東西,很彆扭。什麼永不放棄,要衝破什麼的,好像別人都在攔阻你。我只希望我們作品本身是生活化的,不那麼難懂的。」

臨走前,團員們送了我一本印有「我是誰」的小書,這是他們之前和粉絲玩的交換小書遊戲贈品。我打開內頁,看到「我是誰」這首歌的長長歌詞。

iguband_03

「喝口酒吧 看場電影 別想去面對 天一亮 知道就會忘記這一切 還擁有 許多小小幸福的安慰 已經沒有什麼值得抱怨... 」

這小小世界其實是挺美好的。嗯,那我懂你意思了。

———————————————————————-

趙雅芬

愛聆聽不同音樂類型,愛接觸不同創作人類。 曾在主流媒體探索流行音樂產業多年, 現今更想探訪新世代的音樂文化、語言和行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