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一路大無畏|潘裕文《九年》EP專訪

by Yahoo - April 20, 2017, 6 p.m.

專訪cover_pan

訪問當天約在咖啡廳內,我遠遠看他走來,整個人的狀態很棒,可以用神清氣爽來形容吧,燙了新髮型、穿著大紅外套,很棒的狀態,總覺得笑容多了,整個人鬆了不少,和印象中的他相比都覺得過去的他都憂鬱了。

和潘裕文的緣分很奇妙,第一次是在馬拉松的EP做直播,後來在〈親密〉推出的時候又做了一次訪問、算一算到這次的訪問已經是第3次了,在他原先好設定的歌唱之路休止符的時候遇見他,如今看他加盟新公司有人願意投資他的理想和作品,儘管我是旁觀者,也覺得動人。

每次見面都聽他聊很多,這次也是,他說很難得有人願意聽他說快一個小時的話所以要認真把話說完,除了聽他說加盟新公司的心路歷程,《九年》EP中歌曲的細節也聊了不少,從前奏的設計聊到製作、收歌、唱腔的改變,或〈空想夜車〉中蔡旻佑如何幫他設計了「一把劍」,都細細的聊,那麼認真做音樂的人,身為傳媒當然也就認真的寫。雖然中間還是被他歪樓聊起電影,但我相信這篇專訪還是藏有很多潘裕文的心思、想法,以及本次作品的設計理念在裡頭,獻給每個喜歡潘裕文的歌迷們。

潘裕文自2012年起開始獨立製作,自行出資發行多張音樂作品,於今年再度加盟唱片公司闊思音樂,發行全新EP〈九年〉,429台北Legacy將有〈九年音樂會〉。

文:傑米鹿|攝影:陳晨C.Chen

1.恭喜你發行了新作品,也加盟了新公司闊思音樂,和我們聊聊你現在的心情?

蠻好的,很放鬆,每天都希望讓世界多一些快樂,無論是帶給自己還是帶給別人,以前會執著在我想做什麼,但現在不會,現在就了到哪裡,看能為那天遇到的人做些什麼,放鬆到有點放肆哈哈哈,之前比較拘謹、壓力比較大,會綁手綁腳的。

最近很常跟身邊的人打賭,比方上次收工後跟工作人員吃壽司我就跟工作人員個別吃了一大坨哇沙米,還是用左手夾鮭魚卵很難夾這樣,那不然你要不要跟我打賭,賭伏地挺身?(鹿:不要不要我很弱,你那麼瘦你會贏我)

2.可否聊聊和公司簽約的過程,大約是在什麼時候開始洽談合作的,讓你決定再次投入唱片公司最大的原因是什麼?

有種命中註定的緣份,我從2012年開始獨立製作,不論是單曲還是專輯,陸續都有和許多唱片公司洽談,但可能在理念或想法上沒有到那麼契合,所以合作可能就僅止於代發等較簡單的合作。

而在〈永不結束的馬拉松〉、和〈親密〉結束後,我覺得獨立製作能做到的事,應該差不多到飽和了,我是指自己的資源、格局、預算,可能就到這樣的成績,會覺得有點辛苦。

這個辛苦不是指真的沒錢吃飯,而是會覺得沒辦法做更多或更突破的作品。到〈親密〉後的音樂會,我自己是設定那是我歌手生涯的休息站,結束後要好好規劃自己,畢竟跟著自己的工作人員大家也不年輕了,不能再那麼任性。在這個時候就有朋友介紹闊思的老闆給我認識,聊了一下彼此蠻契合的,那天闊思的老闆和團隊也有來演唱會現場,當天在後台他們給了我一個蠻大的肯定,覺得我應該繼續唱下去,從那時候開始,我們就正式談了合作。

Processed with VSCO with hb2 preset

潘裕文九年音樂會:4月29日 台北 Legacy 購票

3.雖然有了唱片公司,但在這次的作品中你還是擁有很大的自主權與製作權對吧?

現在的狀況講自主權會有些狹隘,應該說公司、團隊、我,都很熱愛音樂,因此大家共同去發揮創意和想法,去調和彼此的想像,再 一起達到共同的目標。而為什麼會說現在很放鬆?是因為我可以回到單純的歌手身份,在過去這幾年,我已經把我想玩的、想做的、我以為我能做的後來不能做的,我都做了,所以我現在可以心甘情願地「回到歌手的身份」繼續累積了,獨立製作那一塊我就暫時放掉。

先前我都會希望別人來「完成我想要的東西」,甚至有點太執著。都會覺得「這是潘裕文的作品」、「潘裕文的歌」都比較少會想到這也是編曲人、混音老師、製作人員的作品,所以現在也會期待自己能完成「別人眼中的潘裕文」,不管是服裝、音樂各方面都是,我也會希望除了能完成別人的想像,也能突破別人的想像,這樣的事情就是我想做到的。

4.請你再次介紹你的新EP《九年》

我和闊思合作的第一步,就希望很快可以有EP出來,畢竟和〈親密〉隔了一段時間,希望能趕快有作品和大家見面。

《九年》中有收入了三首歌曲〈空想夜車〉、〈九年〉、〈不挑〉,〈空想夜車〉是和蔡旻佑合作的作品,有強烈的節奏、具有力道,之前沒嘗試過的曲風,〈九年〉則是一首很哀傷的歌曲,我知道這個我很擅長,但這次想把這個我最擅長的事做到更好,做到新的境界。〈不挑〉就是比較快樂、給人力量的歌曲,過年的時候〈不挑〉就先和日本動畫電影「黑貓魯道夫」搭配推出了。很好玩,EP做完三首歌曲的面向都不同,但都有得到一開始對歌曲的想像。

其實我很喜歡看日本動畫電影,你講得出來我可能都看過。我後來想一想,其實我看過的電影好像比聽過的歌多。我會聽西洋歌,但英文沒有很好,就算看翻譯還是會有些落差,所以後來我比較像在聽音樂性、編曲,所以會不知道他的故事是什麼。但電影就沒有這個問題,可以看各國、各種冷門、因為有字幕嘛,所以我可以去感受他們想做的事情。

Processed with VSCO with hb2 preset

5.那麼請潘裕文推薦幾部心中的好片給大家

我很喜歡「美味不設限」,還有……大年初二進電影院看的「海邊的曼徹斯特」也很棒。還有「蒸氣男孩」,大友克洋的電影。

6.聊聊和蔡旻佑合作的〈空想夜車〉

這首歌是我找了蔡旻佑幫我寫的,原本公司是希望他能幫我寫一首抒情歌,但後來他卻寫了〈空想夜車〉這樣曲風的歌曲給我,其實我有問他,他說這樣的曲風蠻適合我「再出發」的狀態。另外一個想法就是覺得我沒唱過這樣的歌,想寫一首這樣的整我哈哈哈。

現在我想表現更多「大無畏」的感覺,傳達更多力量,所以現在我現場都唱真音,就算破了也無所謂,每次破音掌聲都最多我也不知道為什麼。

這首歌也是蔡旻佑當製作人,他就會提出一些奇怪的指令或要求要我唱,比方說什麼「這個轉音就把聲帶的哪個地方夾緊」這類聽起來很怪的。我還逼他幫我當和聲,請他開開金口這樣,他本來說「我沒有在幫人家唱和聲的噢~」但後來他還是幫我唱了哈哈哈。我還有逼他之後再幫我寫,我想唱他的情歌,因為他的情歌很滿的、又帶有點古典的味道,去KTV也會點他的歌來唱。

Processed with VSCO with hb2 preset

7.〈九年〉整首歌的設計很特別,歌詞也很棒,作詞人陳信延把它寫得非常美。歌曲結合一些聲響的設計,讓整首歌很有情緒、也很像在聽一篇故事,聊聊這首歌和歌詞,

這首歌其實在馬拉松的時候就錄好了,我那時候一直覺得我有機會在做EP,所以偷偷錄好了很多歌(笑)。

我很喜歡這首歌的歌詞,作詞人是陳信延。我們沒有設定這歌詞是「分手」或是「離開世界」,但想用這首歌表達「對人事物的執著」,但後來想想這也很像人對自我的陶醉。總覺得有時候自己會想要去追求一個悲慘自溺的狀態,他可以讓你真的去釋放自己的情緒。我超喜歡如果我哪天有錢可以把這個歌詞的故事性拍成電影,畢竟MV只有一首歌的時間,但電影有更長的篇幅讓他完整,這歌詞讓我想起之前看過得很多電影或小說。

Processed with VSCO with hb2 preset

開頭的第一句說:「謝謝你,不願把河堤走完」這個「不願」裡頭包含有很多想像,你會去開原因,或是「死掉了」(鹿:你都會往死掉的方向想耶,之前〈親密〉也是),對,當我當時的設定就是這樣。我會覺得當一個人已經離開你,你永遠沒有機會去做努力和改變,那是最痛苦的感受了。

所以我就信延說「我要它死掉喔,這樣才會很慘」但他很專業,他最後寫完的,是有留著一些想像空間沒有寫死的,留下很多讓別人投射想像的空間。

我也發現自己某些時候,因為太常把自己鎖在那樣子「自溺」的情緒裡,故意住在東湖那種要開個車過一個橋才到東區的地方,常關在房間不出門,就變得在唱歌、或分享事情的時候,都很很活在自己的世界。這會更具體反映在,當我想唱歡快的歌曲,或是鼓舞人心的歌曲時,總覺得哪邊不太對。

但後來想想,也許是我真的沒有那樣的經歷,我沒有真的壞過、漂泊過,就像陳奕迅的「路一直都在」他唱你就感受到他有一種灑脫,但我的〈永不結束的馬拉松〉儘管我想要有那種灑脫,但最後呈現的還是像要去追什麼、努力什麼。所以我現在會更努力把自己打開,去體驗更多不一樣的事情。

上面是我現在的想法,但在〈九年〉這首歌,我覺得有盡力把我這九年來,最厲害、最孤寂、哀莫大於心死的情緒都呈現出來,但我也加了一個新的嘗試,就是讓這份情緒爆發出來,有一個轉KEY、還有bright的設計。

Processed with VSCO with hb2 preset

8.那這首歌長長的鋼琴前奏是怎麼設計的呢?

其實這個想法是來自我的老闆,原本的設計是很簡單的鋼琴,但我一直在想有什麼變化,可能是大提琴?或是弦樂四重奏,但老闆給我提了muse歌曲的前奏,可能古典一些、情緒起伏的前奏。我就投射了「我就要失去了我最珍貴的人,在他嚥下最後一口氣的掙扎、拉扯」這樣的情緒張力去設計了這樣的前奏,然後接下來他把他自己關在城堡或房間,四下無人,他終於哀莫大於心死,開始回憶、開始傾訴、吶喊……這是我想呈現的。

9.〈空想列車〉和〈九年〉這兩首歌裡頭,都可以聽見和過去不一樣的你,〈空想列車〉三分鐘後的那個bridge第一次聽到的時候我蠻驚訝的,無論力度張力和情緒都是從前沒聽到的潘裕文,聊聊那段旋律的設計,和你所做的突破?

最主要是因為吼(這邊是第一次訪問中出現吼這個語助詞),不知道為何每次我收歌的時候都收不到一首大歌,明明我以前唱〈安全感〉key也很高啊、很有力量啊。這次和老闆聽了快300首,但始終覺得缺了一首有力量的歌,或者說我的作品中裡頭一直少了首這樣的歌,所以在最後找了旻佑,真的很趕,我就每天Line他說「旻佑老師請問寫好了嗎?」他很了解我先前作品中可惜的地方,他就說這個bridge就是你的武器,就是一把刀殺出去,所以這次我真的很開心,把它呈現出來。

Processed with VSCO with hb2 preset

10.〈九年〉整首歌的設計很特別,據說鋼琴的前奏是你設計的,它讓整首歌有了很非常特別的氣質。裡頭鼓組、音響的設計還有一些vocal的處理、你的唱法,都讓我想起你在〈親密〉的嘗試,但這次帶來了一個更全面的版本,聊聊這首歌。

我覺得我自己在唱這樣有些英搖、北歐感覺的歌,比較鬆的,會有一種夢境感,〈九年〉也有些這樣夢境感,我的聲音特質也可以往這邊發展,但要把力度給調整出來,加入這些調整,就能呈現更多夢境的感受,總之這些設計就是和這首歌的團隊討論之後的決策。

11.最近推薦的專輯?

郭頂《飛行器的執行週期》,非常好聽!

Processed with VSCO with hb2 preset

12.如果可以,請潘裕文和九年前正要比決賽那天晚上的自己說一段話。

「你應該要換一首歌。」我第一首不該唱〈走了嗎〉我應該要唱〈我懷念的〉。我現在會覺得比賽就是要唱最簡單,最能震撼到大家的歌!

Processed with VSCO with hb2 preset

傑米鹿,本名李文豪,新媒體樂評人,音樂部落格「傑米鹿的音樂與行銷」經營者。文章散見於各潮流網站音樂專欄、Yahoo奇摩、 KKBOX 雜誌、BANG!紙本雜誌,曾採訪張學友、陳奕迅、等近百位歌手。
粉絲團:https://www.facebook.com/JamieDeer.music
Youtube:https://www.youtube.com/user/jamiedeermusic